学院首页
    当前位置: 学院首页 > 学院新闻 > 正文
    宜宾职业技术学院客座教授周云和长篇报告文学《摘帽记》出版
    发布日期:2021-05-12 作者:人文与社会学院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全委会委员,宜宾市作家协会主席,宜宾职业技术学院客座教授,作家周云和创作的长篇报告文学《摘帽记》一书,近日由四川大学出版社出版。该书为四川省作家协会重点扶持项目。

    屏山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乌蒙山片区重点县之一。《摘帽记》以详实确凿的素料,亦庄亦谐的笔触,文学地记录下屏山县历经周折,罄其辛劳与智慧,最终高质量如愿摘掉贫困县帽子的过程,生动地再现出一个个屏山人狠挖穷根力断穷源的精彩场面和感人故事,不失为决战精准扶贫与脱贫攻坚的用心用情用力之作。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北京文学》社长兼执行主编杨晓升,《人民文学》原编审杨泥,第七届鲁迅文学奖得主、著名报告文学家纪红建对该书予以热情推荐。

    杨晓升认为《摘帽记》给他最深的一点感受是“实”:“作者采访扎实,写作态度老实,援用的资料数据详实,我们读到的人物故事鲜活真实。一句话,作者诚实,文笔朴实,写下的这一本书异常饱满结实。”杨泥从另一个角度给予肯定:“周云和一肚子的故事会、龙门阵,龙门阵里面有名有姓的人物少说也有几百号,这些人有各种各样的脾性,各种各样的家世,各种各样的江湖;连他们的长相,习惯,周云和都摸得一清二楚。因为有这样的底子和身家,所以周云和才敢和他小说中的人物称兄道弟、把酒言欢。原来不甚明白周云和如何有这种本事,读了《摘帽记》,心中谜团终于一一解开。”纪红建认为:“脱贫攻坚,时代使命。作者以同类题材书写中少见的直面现实的勇气,在弘扬主旋律的同时不文过饰非;宏观叙事若大江东去,细节描述如深潭细流,堪称用情用力之作,可圈可点之作。”

     

    《摘帽记》片断赏读 

    同样说话有底气的是宜宾职业技术学院(简称“职技院”)纪委办公室主任兼监审处副处长谢炽勋。他被派驻鸭池乡隆兴村担任第一书记,报到的当天,就到最远的苦竹组聚居点走访贫困户。他接任第一书记不到5个月,心得写了一篇又一篇,什么驻村要“驻心、驻身、驻足”。他对我说,院领导对扶贫工作特别重视,成立了扶贫工作领导组,党委书记任组长,下设办公室,有两人专职负责,除了隆兴村,还有凉山州普格、雷波、马湖三地。学校除给他们预算了50万元日常工作经费外,另外项目开支单独报告。我见《隆兴村2014年以来设施项目台账》,2014年,给52户建卡贫困户每户1000元的生产发展启动金见面礼;2017年,贫困户危房改造、异地搬迁及“三建三改”给了13万元;2018年,贫困户危房改造、异地搬迁及产业发展,又作出33万元贡献。我在看台账的时候,谢炽勋拿来一块捐资牌,红底白底很抢眼:宜宾职业技术学院支持隆兴村基础设施建设及环境整治金65000元。谢炽勋说:“这是才捐的。院领导说,有困难就找他们。明天(即20191024日),我喊学校水电组来2个搞水2个搞电的人,带好水管、电线、灯管、灯泡,到村里来转一圈,特别检查一下贫困户家里水电有没有问题?‘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这是具体落到实处。我给他们说,来嘛,帮扶是做善事,良心事。”

    正在跟谢炽勋聊,村支书吴德财唱着歌来了。好啊,我请他谈谈职技院对他们都有一些什么帮扶。他屁股还没落座就说:“给我们做得多哟。”

    吴支书讲,村上成立了一个党员专合社,让老百姓特别是贫困户种植蔬菜,养鸡养鸭等,职技院负责采购;先由专合社给职技院报各类菜品供应数量,纳入职技院蔬菜采购计划,以鸭池市场价为标准,照市合价。老百姓把菜种好,放在地边上,村专合社专车统收,运到职技院去,要嘛交食堂,要嘛交门市——职技院有专人同村上联系,专门为隆兴村在宜宾城区信义街和学院内辟有两间门市,负责销售村里土特产品。老师们需要买一只鸡,一个蛋,一窝菜,给学院联系人说,联系人给村上对接;运来了,放在门市上,老师下课去提就是。现在村上一年蔬菜收入几十万元,老百姓得到了实惠。像岩足组贫困户蒋明福,单靠种养业一年收入2万多元就摆脱了贫困。

    谢炽勋补充道:隆兴村种的菜,只能供应教师食堂,还不一定能够满足,更不要说学生食堂了。他让村民们尽量种植经济价值高的菜,同时监督村民不要打农药、生长素、除草剂等,确保菜蔬品质绿色原生态。我想,这是一件互利互惠大好事,相当于职技院在隆兴村打造了一个蔬菜基地,村民们也不愁菜种出来没有销路;并且不因脱贫攻坚结束而结束,院社还可以进一步长期深度合作,实在是一件两全其美的大好事。

    吴支书接着说,他们最大的收获,是激发了村民特别是贫困户的内在动力。原来大家种菜卖不掉,别的又找不到啥子事来做,只有耍,打牌。现在有事做了,哪怕七老八十的人也可以种菜,基本上看不到走东家串西家耍、打牌的人了。还有村民素质的提高。农民夜校,别的乡镇他没有去过,鸭池乡他敢说,没有哪个村上夜校有他们这里学习的人多。职技院老师来智力帮扶,给他们讲种植养殖技术很受欢迎。谢炽勋插话:“后天(指20191025日)要来讲李子树的冬季管理。”吴支书说:“干到老,学到老,还有三分没到。大家学习热情很高,一大把年纪了都要去夜校学习。”

    还帮助贫困户养成生活好习惯。贫困户已经修好房子的,职技院每一户补助4000元;2018年后进聚居点的,每一户补助8000元,要求大家买质量好的沙发、床、衣柜,不准搬家时把破破烂烂的东西搬进新房子去。现在随便进哪家贫困户家里去看,吴支书说“比我家头都漂亮”。我特意去看了村委会下面那个聚居点,屋里有好沙发、床、衣柜的,居多是贫困户。还有目之所极,不管村民家中,还是公共地段,我没见过环境卫生做得有比这里还好的地方。

                                                                     ——摘自《摘帽记》第九章 穷在深山有远亲